中國紙業觀察
【全部專欄作者】    
 
森林認證為何叫好不叫座
        作者:觀點評論       發表時間:2013-10-27   
【文章摘要】“這非常具有代表性。因為市場不接受,企業碰了一鼻子灰,熱乎勁沒了。”潘震岳說,眼下,包括力恒木業在內的眾多企業,都處在徘徊和迷茫之中

  從家具到餐巾紙,每個人每一天都在使用林業產品。在購買這些產品時,你想知道這些產品在采伐、加工的過程中,是否對當地的生態環境或居民帶來傷害嗎?你會為那些被權威機構認證的環保產品多掏錢嗎?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日前在廣西、廣東采訪時了解到,盡管森林認證在我國已開展了十幾年,數千家企業、林場參與認證,但多數投資都“打了水漂”,原本對認證效果充滿期待的企業開始打退堂鼓。認證的產品由于采購成本和銷售價格高,消費者普遍不接受,企業更不愿意生產。

  看上去既有利于環境又有利于消費者,人人都會喊好,但一旦涉及到口袋里的真金白銀,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企業之惑

  “我們2010年11月獲得了FSC(森林管理委員會)的森林認證證書,前前后后投了400多萬元,但問的人多,買的人少,經濟效益還沒有顯現。”廣西國有派陽山林場黨委書記陳青來說。

  在廣西壯族自治區13家國有林場中,派陽山林場是首家通過FSC-FM/COC(森林經營/產銷監管鏈)森林認證的。陳青來說,當初申請FSC森林認證,是希望借鑒國際先進的森林可持續發展經驗,也希望借助森林認證的品牌影響,增加收益。

  “原來就知道種樹、施肥、砍樹。”陳青來說,但申請FSC認證后,大家開始意識到,那些稀有的高保護價值的樹木不能砍,也不能大量施用化學肥料。原來為了經濟效益,大面積種植桉樹等速生豐產林,但樹種過于單一,不利于生物多樣性保護和有害生物防治。

  派陽山林場經營的林地中,生態公益林(地)面積占林地總面積的17.86%;商品林(地)面積占82.14%。目前,該林場約一半的林地被納入FSC認證。

  陳青來對記者說,FSC認證后,派陽山林場開始嘗試桉樹與松樹、紅椎樹與馬尾松混交種植,還與廣西林業科學研究院合作,投資建設了桐棉種源馬尾松改良代種子園、八角種質基因庫等。

  “按照FSC的森林認證規定,還要為一線工人添置勞保用品、改建工棚、購買保險等等,這塊投資是最大的。”陳青來說,林場有1800多名員工,一線工人占了絕大部分。為了滿足森林認證的要求,每年的投入都在100多萬元。

  派陽山林場場長龐贊松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也承認:“目前經認證的木材銷售量不多,還沒有達到理想的期望值。”

  廣州力恒集團總裁助理潘震岳是森林認證的熱心推動者,但眼下他的心也開始涼了。力恒木業2008年5月通過了FSC森林監管鏈管理體系認證。“這些年,我們主動砍掉了不少高危原材料。”

  潘震岳指著一塊“流香古榆”實木地板樣品說:“要是在過去,只要有客戶需要,我們一年就可以生產60萬立方米的這種地板,占企業生產總量的十分之一。”

  但“流香古榆”屬慢生樹種,胸徑60公分的一棵樹,生長期需要100~120年。“這種樹多生長在長江、黃河等水土流失嚴重的地區,大量砍伐必然對當地生態環境造成影響。所以從兩年前,我們就決定不再使用這種木材。”潘震岳說。

  “但企業畢竟還是要追求經濟效益的。”潘震岳說,力恒木業曾嘗試著高價購買經過森林認證的木材,成本增加25%左右,但由于市場很難接受,最終只能按普通的地板價出售。

  潘震岳說,作為企業,是愿意承擔一定的社會責任的,但要在可承受的范圍內,否則就不可持續。

  11日上午,全球森林貿易網絡(GFTN)中國經理金鐘浩列出了力恒木業的一組數據:2008年在做FSC初評時,其合法性木材占總量的比例為0.016%,2009年第一次審核和2010年第二次審核時,分別提高到14.32%和26.49%,但到了2011年第三次審核和2013年第四次審核時,卻跌到了1.93%和2.72%。

  “這非常具有代表性。因為市場不接受,企業碰了一鼻子灰,熱乎勁沒了。”潘震岳說,眼下,包括力恒木業在內的眾多企業,都處在徘徊和迷茫之中。

  “中國大部分林區的森林經營水平很低,很多還沒有達到可持續經營的標準。要把森林經營水平提高到可以認證的水平,需要更為高昂的間接費用。對于中國大部分森林經營企業來說,這種費用是難以承擔的。”國家林業局一份調查報告稱,對于一些企業來說,認證并不能帶來市場效益,這使得企業缺乏應有的驅動力。

  標準之爭

  森林認證作為一種市場機制,是通過對森林經營活動進行獨立評估,將滿足可持續經營原則的森林及林產品,進行認證后進入木材生產和林產品貿易中,以保證從森林經營到林產品貿易的所有環節符合環境保護和可持續發展的要求。

  目前,世界上比較有影響的森林認證體系包括:森林管理委員會認證體系(FSC)、國際標準化組織(ISO)、森林認證認可程序體系(起初叫做泛歐森林認證體系,PEFC)、美國可持續林業倡議(SFI)、加拿大標準協會(CSA)、馬來西亞木材認證委員會(MTCC)以及印度尼西亞生態標簽研究所(LEI)等。其中,FSC、PEFC占據了全球森林認證市場約80%的份額。

  FSC得到了購買者集團和全球森林與貿易網絡的支持,具有較可靠的市場基礎;PEFC由歐洲的私有林主發起,目前在世界上最大的認證林產品市場——歐洲市場的影響較大。

  創辦于1993年的FSC是世界上最早的森林認證體系,2001年最早進入中國市場。據FSC官方網站介紹,截至目前,中國獲得FSC認證的森林面積近250多萬公頃,認證企業2951家,其中不乏如沃爾瑪、宜家家居、金佰利、安信地板等知名企業。

  不過,由于FSC沒有實現與中國森林認證體系互認,也沒有在國家認證委登記,在國家林業局看來,FSC是非法的。“一個自己都是非法的組織,怎么能認證人家是合法的呢?”國家林業局一位官員說。

  FSC多年來堅持不與各個國家的森林認證體系互認,認證標準和認證機構由自己認定。

  而依據我國《認證認可條例》,國際森林認證機構要在中國開展認證業務,須與中國的國家森林認證體系互認。

  “對于這一點,企業就要當心了。當然現在還沒有開始。一旦清理后,如果你用的是FSC給予的認證,就可能會出現問題,因為屬于非法認證。”中國森林認證管理委員會副秘書長陸文明說,“前幾年,FSC與中國政府部門關系很好。但由于FSC一是不能互認,二是其合法性不能解決,三是聘用人員工作不力,目前雙方關系比較微妙。”

  中國森林認證管理委員會主任、國家林業局科技發展中心副主任王偉說:“中國的森林認證市場是開放的,FSC要想留在中國市場,只有一個辦法,就是互認。”

  2007年,PEFC在北京建立了中國辦事處。截至2012年6月,PEFC在中國頒發了163個產銷鏈監管證書,PEFC同樣沒有與中國的森林認證體系互認。

  與FSC相比,PEFC與國家林業局的關系甚好。2011年,中國正式成為PEFC國家管理機構會員,并有望在近期實現我國國家森林認證體系(CFCC)與PEFC之間的互認。

  “通過實現與PEFC體系的對接,可以將中國的森林認證體系推向國際,并解決了林紙產品國際市場的準入問題。”PEFC中國辦公室總監余柏松說。而雙方互認后,PEFC也同樣獲得了在中國市場開展森林認證的資格。

  對于國家林業局的態度,FSC有關負責人在回答本報記者詢問時表示:“FSC是一個獨立的、非營利性的非政府組織。凡對森林及其產品感興趣,并承認FSC的目標,即可以成為成員。”FSC一直堅持認為,PEFC和CFCC的森林認證標準過低。

  “據我所知,目前FSC與CFCC都有互認的意向。FSC在國家認證委的登記也會抓緊去辦。”金鐘浩說。金鐘浩所在的全球森林貿易網絡由WWF(世界自然基金會)創立,而FSC體系的控制方為WWF、綠色和平等國際環保組織。

  市場之冷

  我國目前有近60億畝林業用地資源,其中包括45億畝林地、8億畝可利用沙地、6億畝濕地等,是18億畝耕地面積的3倍多。

  國家林業局發展規劃與資金管理司有關資料顯示,目前,我國每年人均木材消費量僅為0.3立方米,與世界平均6.7立方米的消費量相差甚遠,林業生產力遠未充分釋放。

  這一切都說明,中國森林認證市場空間巨大。目前,全國僅桉樹林種植面積就達360萬公頃,如果按照FSC每公頃8元的認證收費標準,僅此一項收益就接近3000萬元。這還不包括每年的年審收益。

  不過,在國家林業局看來,“森林經營者聘請境外的認證機構認證,無論是直接費用還是間接費用相對而言都是比較高的。”國家林業局上述調查報告說。

  中國林業產業聯合會副秘書長石峰認為,中國必須積極推進自主森林認證體系的建設,以謀求加大在該領域的話語權。

  除了建立自己的森林認證體系之外,眼下最要緊的是,愿意改變消費行為的消費者群體是否理解并接受森林認證,是否達到足夠大的規模,能否催生切切實實的商機。

  艾意凱咨詢公司的調查顯示,我國約75%的被調查者只愿為綠色產品支付不超過10%的溢價,約15%的被調查者愿為綠色產品支付超過20%的溢價,而這一比例遠遠低于發達國家的水平。

  中國綠色家居環境技術工作委員會執行主任李洪帆介紹,今年6月,商務部出臺了《綠色板材采購規范》,將于12月1日實施。該規范希望通過明確的標識,促使木材原料來源符合國家相關的法律法規,無非法采伐木材。

  李洪帆說,綠居委正聯合國際權威認證機構SGS對符合《綠色板材采購規范》的企業及產品實行認證,對通過認證及檢測的企業授權加貼“綠居材”或“綠家居”的標識,同時聯合SGS以年審的形式對企業的執行情況進行監管,保證企業的綠色產品具有可持續性。

  李洪帆認為,目前一些大型企業都具備了綠色板材及家居產品的生產實力,企業是否生產綠色環保產品的關鍵在于生產成本能否合理地轉嫁到下游。

  他介紹,《綠色板材采購規范》將綠色板材劃分了G1、G2、G3三個環保等級。其中,G1屬于無醛級,環保等級最高,其有害物質釋放量不僅遠低于現行國家標準,比國際公認最健康的地板標準日本“F4星”要求的限值還要低。消費者可以根據標識做出購買決定。而貼標企業必須要通過FSC等國際認證機構的認證。 (《第一財經日報》作者 章軻)

    本文為《中國紙網·中國紙業觀察》專欄文章,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全部或部分轉用,其他媒體不得改寫。經同意引用時,應保證引用內容與原文章內容語意一致。
  作者介紹
《觀點評論》中國紙網推出一檔紙業評論欄目。該欄目將實時追蹤行業熱點,深刻剖析熱點背后的原因,發現問題,并致力于尋求這些問題的解決之道,推動行業長期、健康發展。
 ♦ 誰在給造紙業抹黑?
 ♦ 下個十年,新聞產業將解體,淪為社會活動?
 ♦ 啟東王子排海項目永久叫停給造紙業的警示
 ♦ 央企中冶紙業欠債不還的底氣何在?
 ♦ 小發行大傳播——互聯網反哺傳統紙媒
 ♦ 傳統紙媒的廣告客戶正過渡到互聯網陣營
 ♦ 被遺忘的群體:紙媒廣告業務員
 ♦ 互聯網入侵紙媒的到了哪個階段?
 ♦ 垂直新媒體的小眾難題與“仙人掌”陷阱
 ♦ 錢毅:未來我國將保持較大紙漿進口量
Copyright @ 2000-2009.Paper.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紙網加入收藏夾
婷婷五月色综合亚洲中文 色综合久久88加勒比高清 色综合久久手机在线